之前數個月來,每個人都在討論 “那些年”。

年輕人們都排隊入場看電影,多年難得一見呢。

 

我並沒有對這部電影有太多的興趣,因為我在想,情節橋段我全都能推測到,

能營造的感動和無奈或遺憾,還不是那幾種?

 

所以我是鐵定了不去看的心。

 

今天老朋友 + 同事 + 同學 告訴我,他也看了這套電影。

但他說他並沒有被觸動。

 

事實上就是,都過了 為賦新詞強說愁 的年齡階段了。

社會歷鍊也好,感情經驗也好,親情愛情友情的互相交錯磨難也好,

就是過了那種階段,連 借懷緬過去好好地說一下愁 的想法也沒有。

 

感到有點蒼涼。

 

那些年的情節對我來說,真的沒有什麼。

那些故事,在我的那些年頭裡,還不是天天出現在自己的日記裡?信件裡?

 

青春不用去奪回,去搶去追去奪都不會回來的,

但青春不是用來回來的,而是用來印證成長的一個過去式,

一路好走 的青春,只需要曾經發生過,就夠了。

 

倒時 在那平行的時光裡 的那一句,還算是用得恰當。

讓我想起了 天地一沙鷗…

當超越了空間和時間,我們的相遇就變成了不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

現在,倒是陳奕迅的那首苦瓜比較對我的味。

創作者介紹
AT

波希米亞生活逸記

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